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

愛與暴怒 (Love and Rage) (二) -- 義怒與暴怒 (Indignation vs rage).2

 

法官義憤填膺主持公義我們易被激怒忽略公義

        中文聖經說:愛不輕易發怒。希臘文聖經說:παροξύνω (paroxumo)。現代醫學英文有 paroxysm,意思是突然發作。或許可以翻譯為容易被激怒 (easily provoked)。我們被激怒時,常常沒有經過足夠的時間去深思了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,就爆發怒氣。雅各書說: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。」(雅1:20)

        新約聖經另外有一個發怒的希臘文 ὀργή (orge),這是法院檢察官詳細了解分析所有證據後,主張應該如何處置才合乎正義,法官對罪犯的惡行產生憤怒譴責,認為應該接受公義處罰的判決。這種憤怒可以稱為義怒」。聖經描述上主對醉人的憤怒譴責,多數使用 ὀργή (orge)義怒」。神的忿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,就是那些行不義阻擋真理的人。」(羅1:18)

2021年1月26日 星期二

愛與暴怒 (Love and Rage) (一) -- 義怒與暴怒 (Indignation vs rage).1

 

亞里斯多德說暴怒容易易怒難

        使徒保羅在講完愛是不只追求自己的自私之後,接著就說不輕易發怒」(約13:34)。我們一般人都會把發怒視為負面的情緒。有修養的人是不會生氣的。

        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 (Aristotle) 認為發怒是人類遭遇不公義情境時會產生的情緒,想要讓造成不公義者也經驗與遭遇不公義者相同的感受。如此,可以讓造成不公義者體驗不公義對別人的傷害,學習以後不要再做同樣的事。這樣可以幫助那人道德的成長,並促進社會的和平共處。因此,發怒是美德 (Virtue)。

        亞里斯多德知道,發怒是人類生下來就擁有的能力。小孩子從出生就會發脾氣。問題是怎樣的發怒才會真的幫助對方道德成長,以及促進社會和平共處呢?亞里斯多德 (Aristotle)說:"Anybody can become angry-that is easy; but to be angry with the right person, and to the right degree, and at the right time, and for the right purpose, and in the right way-that is not within everybody’s power and is not easy. " 翻譯成中文:
任何人都會發怒,這是很容易的事。但是要向對的人、以對的程度、在對的時間、為對的目的、用對的方式來發怒就不容易了,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做到的」。這種不容易的發怒可以稱為義怒」。

        * 我從2019年12月9日開始嘗試重新慢慢閱讀我在2007年出版的講道集活出真愛」。每天讀一小段,再寫下自己的感想與心得,並且嘗試在臉書  天梯粉絲專頁  與大家分享。到今天已經有1027位粉絲。我自己也很有收穫。最近一個月,我接受長老教會女子神學院以及東部幾個中會邀請,連續三個週末前往花蓮地區主日講道以及週一的一整天啟示錄講座。第一個週末我就發現我無法保持每天都上傳 活出真愛 的默想短文。我連續兩天都沒有時間去默想與紀錄,第三天才趕出三篇。今天是第二個週末,我就決定放棄每天一定要上傳的做法,改成我如果有時間就默想與上傳。敬請大家主裡見諒。

2021年1月23日 星期六

愛與自私 (Love and Egoism) (二十六) -- 愛與自我 (Love and Self).6 -- 新誡命 (New Commandment)

 

耶穌替門徒洗腳給門徒新的誡命

        主耶穌在最後晚餐時,替門徒洗腳。英國畫家布朗 (Ford Madox Brown) 曾經畫了一張耶穌幫彼得洗腳的圖畫。展出後引起一片譁然,因為耶穌赤裸上半身以及裸露大腿,被大家視為對耶穌不敬。那張畫上市後很久都乏人問津。最後不得已,布朗只好幫耶穌畫上穿綠色外袍,這樣才有人願意出價購買。

        在耶穌的時代,洗腳是奴僕的工作。奴僕工作時是不穿衣服的。但是,我們常會把當前的風俗習慣,強加到耶穌時代。耶穌在幫門徒洗腳時,對他們說:我是你們的主,你們的夫子,尚且洗你們的腳,你們也當彼此洗腳。我給你們作了榜樣,叫你們照著我向你們所做的去做。」(約13:14-15) 吃過逾越節最後晚餐之後,耶穌說: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,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;我怎樣愛你們,你們也要怎樣相愛。」(約13:34) 最大的誡命是盡己愛神與愛人如己。新誡命從愛人如己改為彼此相愛。愛的方向從單向道改為雙向道。愛的標準從如己改為如主。我們要學習如同主耶穌一樣,願意為對方的需要而謙卑服侍,同時我們也要學習接受對方替我們的需要服侍我們。